焦慮和憂鬱極度相關:腦結構和體質分析大型研究

2020-03-25

焦慮和憂鬱的相關性
焦慮和憂鬱的相關性
焦慮和憂鬱的相關性
焦慮和憂鬱的相關性

作者:唐子俊 醫師

許多病人會問~我到底是焦慮還是憂鬱?
焦慮和憂鬱兩者彼此的相關性很高
大腦出現功能失調的部分也重疊很大
在原來的身心科診斷系統裡
分別看待焦慮跟憂鬱相關疾病
容易忽略這些體質的相關性很高
臨床看到常常不是單獨存在的


這一篇最新的文章提醒我們
焦慮、憂鬱、躁鬱、創傷
核心的問題就是:
【負面情緒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
【情緒或反應不容易消退,和一般人不同】
必須要加以正視減少慢性化和後遺症


情緒障礙包括憂鬱、躁鬱、重大創傷後壓力障礙
還有焦慮症 (廣泛焦慮/恐慌/畏懼/社交焦慮)
這些疾病的共病現機會很高
這些疾病總體影響佔了大約65%的全球精神疾病負擔
這些疾病共同的特色就是互相的情緒狀態
多年來研究一直針對
精神病理以及大腦影像學和基因的關聯


國際重量級期刊 JAMA
針對這些疾病體質對於特定的腦刺激反應
找出跨診斷共同影響的大腦區塊
美國最新的研究向度診斷準則架構(RDoC)
稱為對於許多疾病共有的認知缺損以及共有的症狀
是在實際接觸病患時看到的現狀十分接近
因為許多病患常常罹患好幾個診斷
但是在舊的診斷系統當中
仍然常分開獨立看待
在累積的研究經驗當中
影響後面情緒的相關大腦結構包括
前額葉、島迴、前扣帶迴、皮質下結構(包括杏仁核/海馬迴/紋狀體)
這些區塊和負向情緒的調節最為相關


整合分析三百多件任務相關的功能性核磁共振
包括了4500多例個案和4700多例的對照組
結果發現
底部前額葉、島迴、下頂葉、基底核活化過低
右邊前額葉底部
對抑制情境性不恰當的認知、情緒以及動作是最核心的位置
右邊的基底核
對於直接停止情境性不恰當的動作和認知歷程影響最大
右邊的島迴右邊的下頂葉
主要擔任的功能是呈現突顯網絡系統的啟動
他可以開始和終止挑戰性環境需求所需要的注意力和工作記憶
尤其是右邊的島迴
可以整合內在知覺以及和大腦其他部位的關聯性
形成所謂的「具體的自我」(embodied self)整個身體整體的感覺
研究中3種類型的刺激
非情緒的認知、情緒的處理、社交的認知
可以發現大腦這些區塊的低度活化和一般人的顯著不同
大腦被挑起的突顯網路系統及消退出現障礙


研究發現
【無法從負向的情緒狀態停止或切換】
最能夠預測焦慮和憂鬱症狀
和這些跨診斷的症候群
在整合研究當中發現
右邊的前額葉底部、島迴的低度活化
可以影響思覺失調、躁鬱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憂鬱症以物質濫用

左邊大腦的杏仁核、海馬迴週邊、左邊的丘腦、前扣帶迴,高度的活化
和情緒及社交線所處理的過度敏感有關
左邊的前扣帶迴,和調節情緒經驗有關
左邊的杏仁核和海馬迴週邊,和情緒相關記憶的形成及抽取有關
背側的前扣帶迴,和產生內在自動化的情緒反應及相關情緒表達有關
這些區塊的高度活化,會呈現出強烈的情緒及焦慮症狀
而且當刺激增強的時候
大腦的反應比一般人更加強烈,更加無法跳開


從臨床經驗來看
焦慮憂鬱是高度相關的體質
大腦對於刺激反應過度強烈敏感無法跳開
跟大腦的迴路高度相關
治療介入也必須要同時處理
長期處在這些迴路失衡的狀態
除了腦功能下降之外
心臟血管代謝方面也會有相關疾病
免疫力也會下降許多
必須要一併注意和處理
這些部分都是累積性而且有因果關係的


參考文獻

  • Shared Neural Phenotypes for Mood and Anxiety Disorders: A Meta-analysis of 226 Task-Related Functional Imaging Studies. Janiri D, et al. JAMA Psychiatry.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