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自殺怎麼辦?出現這5大狀態有可能是大腦生病了!

2020-06-19

我想自殺好想死示意圖
我想自殺好想死示意圖

「我真的撐不住了,乾脆死一死算了!」、「我想自殺,自殺就不用煩惱了吧?」這不只是連續劇裡發洩情緒的台詞,而是身心科門診的日常。「好想死」通常源自於極度悲傷,無助,絕望,憤怒的心理狀態,出現這樣灰色的想法,代表一個人已經用盡他所有的心力,方法與資源,卻無法解決眼前的困難,這是一個嚴重的警訊,超載的情緒已壓垮了求生意志,危機迫在眉睫。


想死是憂鬱症嗎?從「活得很累」到「想結束生命自殺」,憂鬱的強度分為5大階段

想死沒勇氣?不要放棄求生意志!
想死沒勇氣?不要放棄求生意志!


憂鬱症有時並沒有任何可察覺的徵兆,「微笑憂鬱」是現代越來越常見到的案例,他們不一定會將負面的那一面表現出來,但當一個人獨處時,這些負面情緒很可能會將他們淹沒。在有輕生想法前,會有長期的憂鬱情緒,例如:易怒、對生活失去想望、飲食和睡眠習慣有劇烈改變、專注力和記憶力變差等等,若以上症狀持續長達兩個禮拜以上,沒有適當排解或察覺,再加上外在和內在因素的壓力,有極大的可能會演變成輕生的結果。很多人會被想死的念頭嚇到,覺得自己是不是瘋了?會不會沒救了?其實,輕生的想法代表痛苦已不堪負荷,強度有輕有重,危險性也各有不同,包括:


1.「我活得很累」

這是第一階段,個人的痛苦導致身心耗竭,生活成為一種折磨。


2.「我好想死掉」

出現對死的想望是下一階段,雖然沒有主動結束生命的打算,腦中會浮現「希望睡著了就一覺不醒」或「希望明天在路上被車撞死」。


3.「我好想自殺」

自殺意念又分為很多程度,從一個模糊的打算到一種具體的方法,個人的意志也會反覆不定,求死意志與對世間的牽掛不斷拉扯。有人會開始做一些告別人世的準備,例如探訪親友,交代事務等。此時多半也會開始查詢自殺的方法。


4.「想自殺卻沒勇氣」

結束生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膽怯,罪惡感,信仰或牽掛都會讓人產生「我想自殺,但我知道自己做不到」的挫折感。有些人會轉而採用殘害健康的方式求死,例如有病不治,大量喝酒等。


5.「我打算自殺」

當一個人下定決心要自殺,會開始進行各種規劃。他們會準備所需物品,選擇不易獲救的地點與時間,完成遺願,寫遺書。由於心意已決,心情可能反而變得輕鬆,有些人還會製造自己已經好轉的假象,讓周遭的親友警覺性鬆懈,來提高自殺的成功率。

附帶一提的是,許多人在自殺前會出現「自殘」或「自傷」的行為,例如割腕,撞頭等。這些行為也是極度通苦的表現,但目的不一定是結束生命,可能是宣洩情緒。然而,曾經自殘過的人往後自殺的機率將大為提高。此外,有些自傷行為也是一種溝通手段,是為了讓別人看見自己的痛苦,或改變對方的想法與作法。


一直想死並不是懦弱的表現,而是大腦功能失常的結果

想死是憂鬱症嗎?其實是大腦功能受損
想死是憂鬱症嗎?其實是大腦功能受損


有些人把想死跟「懦弱」,「逃避」,「意志力不足」等人格特質畫上等號,這是非常不恰當的。不但是對受苦者的污名化,更可能將他們推向絕路。求生是人的本能,求死者的大腦或心理功能多半有異常。人的情緒是因為大腦和其他器官分泌各種神經傳導物質而產生,當負面情緒不斷冒出來時,代表大腦和其他精神系統出了問題,沒辦法正常運作。臨床研究指出,嘗試自殺者高達90%處於精神疾病的發作狀態,最大宗的就是憂鬱症,酒精成癮和躁鬱症也是常見因素。自殺者與憂鬱症或其他精神病患者有許多類似的生理特徵,例如體內血清素不足,大腦中掌管自我觀感的神經迴路功能異常等。生病的大腦會改變一個人的思考與感覺,從而導致輕生念頭。


即使沒有精神疾病,許多負面經驗也會造成身體與心理功能失調,從而產生長期的厭世想法。例如遭受家暴的兒童,大腦的恐懼中樞過度活化,壓力賀爾蒙長期居高不下,加上缺乏安全感與生存意義,許多人從青少年開始死亡意念變揮之不去。現今的腦科學研究一致指出,體質因素與生命經驗的交互作用,造成大腦功能失調,是多數心理問題的成因。面對輕生意念,我們需要的不是逃避、隱匿或責備,而是面對、理解與治療。


出現想死的念頭該怎麼辦?

毫無疑問,您應該盡快至身心科就醫,由醫師評估您自我傷害的危險程度,判斷是否有精神疾病,並安排適當的治療。看精神科並不代表自己不正常,一定要開始吃藥。醫師進行的是「危機處理」,釐清讓您感到痛苦絕望的因素,調動可用的資源保護您,並積極治療身心症狀。


醫師會如何處理您的自殺念頭呢?「不自殺約定」是一個常見的作法。透過討論,擬定一套因應輕生念頭的流程,請您承諾即時求助,並積極配合治療。同時,醫事人員有向「自殺防治中心」通報的義務,中心的個案管理師會來電追蹤關懷,掌握您的最新狀況。若您已處於憂鬱症發作的狀態,則需要立即治療,方法包括用藥物穩定您的精神症狀,並透過緊急諮商處理您的心理因素。若自殺風險太高,可能需要保護性住院,或選擇更快速的療法減輕自殺意念。在我們的臨床經驗中,針對大腦功能失調的rTMS經顱磁刺激術可有效改善憂鬱症患者的自殺想法,通常在刺激的前五次就能產生明顯效果。


如果您對就醫仍感到猶豫,可以先撥打「求救專線」,例如衛生福利部安心專線 1925(依舊愛我),生命線專線 1995 (要救救我),或是張老師生命專線 1980(依舊幫你),電話那頭會有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員傾聽並理解您的痛苦,提供您緊急應變方法。


如果您有信任的親友,確定他們接得住您想死的念頭,不會批評指責,也不會驚慌失措,您當然可以向他們求助。具體來說,可以邀請他擔任您的「自殺守門員」,當您輕生念頭強烈時,第一時間就撥打給他。親友的陪伴可以帶來強大的支持與保護,卻不容易持久。請他們陪伴你就醫,是對他們最大的體貼。最後,如果您目前只想把輕生念頭放在心裏,請試著把這些想法寫下來。書寫有助於紓發心情,整理思緒。同時,您必須為自己設定「求救點」,當自殺想法一天24小時都揮之不去,當您已經痛苦到寢食難安,請立刻就醫。


當家人朋友說我想自殺,我該怎麼辦?

如果身邊的親友向您透露想死的訊息,至少代表您是她信任的對象,要怎麼提供即時的協助呢?一個人說出想死的念頭時,背後的原因是非常複雜的,因此在聽到的當下切記「三不三要」原則:「不驚慌,不評斷,不說教」以及「要傾聽,要陪伴,要就醫」。親友的輕生念頭確實會帶來很大的心理負擔,陪伴負面想法的人需要耗費非常大的心力,有時他們說出的話會讓您覺得像是情緒勒索,或是對您的關心視如敝屣,不肯接受您的陪伴。所以請您先穩住自己,不要急著「開導」對方,您的焦急會讓他更焦慮,更有罪惡感。相反地,仔細聆聽他的痛苦,了解他之所以這麼絕望的來龍去脈。不要認為自己能夠承接住他所有的負面情緒並理解他的痛苦,勉強自己時刻守護並陪伴,反而會造成自己的心理壓力,使原本的健康的心理也受到影響,完整的醫療系統才是轉化那些痛苦最好的方法,您只要負責守門人的角色即可,勸導他接受專業協助,並定時關心他的狀況,就是我們所能提供最好的支持。


如果吃藥諮商都沒有起色,我還會好起來嗎?

憂鬱雖然不能馬上好起來,但我們能緩解它發作的頻率,並縮短持續的時間。目前憂鬱症的治療方式大多為服用抗憂鬱藥物,並搭配不同形式的心理治療,可是難治型重鬱症患者,對於這些治療的效果並不顯著。近來台灣引進最新憂鬱症治療技術,跨顱磁刺激治療(rTMS),不需要事先麻醉也不用透過高電量刺激整個腦部,經過4至6周的療程後,約有3成的重鬱症患者表現比藥物治療的效果還要大上5倍之多。台灣TMS整合治療聯盟(TACIT)由專精腦部刺激治療領域的醫師組成,定期接受認證檢核,掌握腦部刺激治療的最新發展趨勢,結合生心理和營養各層面以提升服務品質,為每位患者提供良好的治療環境。

最後,親愛的我想對你說,我們的憂鬱並不是三言兩語或十幾種抗憂鬱藥就能解釋清楚的,我們是生了一場需要慢慢好起來的病。痛苦盤桓在我們身邊,找不到活著的意義,沒有辦法再去感受所有快樂和悲傷,我們的大腦對這個世界關起了一扇窗,外面世界模糊不清,唯一清楚的只有孤零零的自己。活著或許不是此刻最好的選擇,但在我們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之前,試試看去尋找不要這麼做的理由吧!


有憂鬱困擾的您可能會想知道:

rTMS重複經顱磁刺激-個案分享

我該不該試試跨顱磁刺激治療(TMS)?

重度憂鬱症患者另一個選擇 「經顱磁刺激術」助改善